关灯
护眼
字体:

170章 顾青弱之死(600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170章 顾青弱之死(6000)

    明君冷冷扬了扬下巴,没有出声,径自转身在前面带路。

    沉默的跟着明君走到墨御白的卧房前,顾青弱看到墨玉居众人和往常一样,忙碌着各自的事情。

    只是,再也没有一人过来向她问安。

    呵……看来,现在所有人都已经看出,她不可能再当世子妃了。

    明君推开门,“二小姐请进吧。”

    顾青弱挑了挑眉,让蔓菁和蔓林留在门口,嘱咐她们小心点不要出错,转身进了房。

    墨御白深邃的眸子盯着门口的人,将她脸上的冰冷和冷漠看的清清楚楚。

    而顾青弱也正看着他,将他眼底的冷寒和黑暗也看的一清二楚。

    “过来。”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凝冰碎雪。

    衣衫被撕开,羊脂玉似的肌肤被掐出青紫的痕迹,顾青弱来不及有任何反应,便感受到了一阵撕裂她的疼痛。

    “啊——!”

    痛彻心扉的一声声喊叫从房间里传出来,蔓菁和蔓林霎时出了一身冷汗。

    伴随着声声惨叫,皮鞭抽打在肉体上的声音穿透门窗传了出来。

    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刺破浓重的夜雾,烙印在墨玉居上上下下所有奴才的心上,当然包括整个王府那些有心人的心上。

    “小姐?”墨御白在对她们家小姐做什么?

    二人在顾青弱的惨呼声中激烈挣扎起来,明君却让黑甲卫将二人制住按跪到地上,任由她们求饶,却丝毫都无动于衷。

    顾青弱的痛苦尖叫直到后半夜才渐渐低了,蔓菁和蔓林也将嗓子哭喊的哑了。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

    一个全身被血色浸满,发丝凌乱的女人被仍了出来,重重砸在坚硬的地板上,像一条死鱼似的随意摊开四肢。

    显然,即便没有死,也差不多了。

    “小姐!”

    蔓菁和蔓林拼尽全力挣脱开黑甲卫,扑了上去。

    蔓菁哭的浑身脱力,手指颤抖着不敢碰顾青弱身上任何一处地方,全部都是血,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鞭子抽打过的地方,皮开肉绽,触目惊心。

    只有一张苍白透明的小脸让人不容错辨,她就是顾青弱。

    蔓林小心翼翼的拨开顾青弱脸上凌乱的发丝,替她擦去脸上的血污,嘴唇颤抖着,眼泪噼噼啪啪的往下掉。

    明君走过去,待看清顾青弱的脸时,心底闪过深深的快意,冷声吩咐道,“将她扔回暗室,任何人不许给她们送一滴水。”

    “墨御白,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蔓林抱着顾青弱,不让任何人碰,眼底闪过一抹嗜血的恨意。

    蔓菁已经哭成了泪人,也扑过去挡住顾青弱的身子,不让黑甲卫接近。

    墨七突然闪了出来,推开二蔓,沉默的将顾青弱背了起来。

    暗室里,顾青弱的气息越来越弱,无论蔓菁和蔓林如何乞求哭喊,暗室的门至始至终都没有打开过。

    直到第二天天亮,暗室内响起了二人撕心裂肺的哭喊。

    ……

    幽暗的房间,两个影影绰绰的人影,只有声音清晰可辨。

    “顾青弱真的死了?”

    “千真万确,她的尸体被抬出来后,我扮成黑甲卫趁机探了她的脉搏,绝对不会出错。”

    “派人将消息传入京城。”

    ……

    王妃目光微震,看着坐在对面淡淡含笑的墨御白,心底的凉意一股股往外渗。

    他唇角只有对着她时才会露出的清淡弧度,如今却透着疏离冷漠,同样温和的眸子却似覆着一层透明的冰层。

    可是明明是同一个人,同样的表情,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

    “母亲,父王丧期未过,世子妃又突然病逝,儿臣身体不好,王府的事还需要母亲多操心了。”再也不是儿子,一个‘臣’字终于印证了王妃心里的不安。

    “御白……”

    “儿臣已经派人将奏折送入京城,只说世子妃突然重病,医治无效,已经离世。至于她的名声,儿臣不想听到王府众人谈论任何一个字,毕竟,她的名声关系着儿臣的面子。”

    “好……”王妃喉咙干涩,“母亲会堵住那些人的嘴。”

    两人话音刚落,门房小厮突然跑了过来,急声禀报,“回王妃,世子,圣旨到。”

    ***

    两年后。

    锦王府。

    “小王爷回府——!”

    随着赵全尖锐的通报声,明君和十几位夫人急忙赶到落梅居前,带着身后下人跪在两侧。

    片刻后,一道挺拔高大的黑色身影出现在门口。

    正是墨御白。

    只是两年之后,他浑身散发出的威冷气息更加令人不敢仰视。

    两年前,锦王墨染枫在京城突然重病而亡,不久后还是世子的墨御白也失去了世子妃,自那之后,墨御白奉旨赶往京城,从京城又领回了数名美人。

    同时,跟随在他身边多年的大丫鬟明君也在王妃和兰心郡主的多次要求下,被墨御白封为夫人,极受恩宠。

    不过,虽然过了两年,这些夫人的位份却一个也没有发生变化。

    而且,如今墨御白眼神愈发凌厉,气场愈发冰冷压抑,谁也不敢当着他的面表示不满。

    再说,这些夫人,即便是皇帝赐来的,身份也十分卑贱,根本没有资格做世子妃,甚至是侧妃。

    墨御白坐下,接过赵全送上的茶,动作优雅的喝了一口,目光淡淡往众人身上一扫,十几位夫人立刻都缩了缩脖子。

    “丽夫人,你不是有话要对小王爷说吗?怎么成了哑巴了?”赵全看了跪在地上的丽夫人一眼。

    这位丽夫人正是两年前墨御白从京城中带回来的美人之一。

    丽夫人身体猛的震了震,惨白着脸,慌忙战战兢兢的道,“回……小王爷,贱妾有有身孕了,可是桑夫人却嫉妒贱妾,偷偷让人在贱妾的安胎药里下毒,贱妾的孩子……没了,求小王爷为贱妾做主啊!”

    说着,丽夫人哭成了一个泪人,目光带着深深的恨意,如刀子般刮向桑夫人。

    桑夫人是墨御白一年多前在锦阳城新收的夫人,还有许多夫人也是从锦阳城中有头有脸的人送进王府的。

    墨御白照单全收,无论身份高低,一律封为夫人。

    桑夫人当即也是泪如雨下,“你胡说,明明是你自己非要连什么貂蝉拜月舞,自己将孩子弄没了,为什么推脱到我的身上?”

    说着对墨御白磕起了头,“求小王爷为贱妾做主啊!”

    墨御白精致绝伦的玉颜如雕刻而成,深潭般的黑瞳闪过一抹不耐,手指轻轻一松,茶盖应声盖到茶盏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却如一把闪着寒芒的利刃穿透了众人的耳膜。

    “韩英,事情可查清楚了?”

    韩英立刻从墨御白身后闪身出来,对墨御白俯身行礼,然后说道,“回小王爷,属下已经查清,是丽夫人和桑夫人在练舞时发生了争吵,桑夫人推了丽夫人一把,丽夫人没有站稳摔倒了地上,才导致失了肚里的孩子。”

    “她们为何争吵?”

    “回小王爷,是因为丽夫人向桑夫人炫耀上个月小王爷翻了她两次牌子,而桑夫人却一次也未被小王爷临幸。”

    “明君,后宅不宁,你可知罪?”墨御白唇角冷厉的勾起,目光森寒的看向明君,“本王将这些女人交给你看管,这就是你作为夫人之首的成绩?”

    跪在众人最前方的明君,浑身打了个哆嗦,急忙磕头认错,“贱妾有错。”

    “该如何处置?”墨御白冷声道。

    明君立刻出声,对伺候她的两个婆子说道,“丽夫人挑衅在先,将她拖出去,杖责二十,桑夫人明知丽夫人有孕在身还与她争吵动手,导致丽夫人小产,让王府失了一个子嗣,拖出去杖责五十。”

    丽夫人和桑夫人当即吓的瘫软在地。

    丽夫人刚小产,杖责二十就是要了她的命,而普通女人的承受极限也就是三十,桑夫人的命怕是也难保。

    “求小王爷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

    两人这才知道后怕,当即哭嚎起来。

    “拖下去。”冰冷的声音透着浓浓的不耐。

    墨御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