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宫中消息传的太快,眠霜很快便知道寒蝉出了事。

    彼时她正端了一碗药要为箫泠送去,她宫中的侍女檀轻却急急跑过来同她说,“公主,寒妃娘娘她,被皇上打入死牢了!”

    眠霜手中的药碗应声而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奴婢,奴婢也不清楚,只晓得是寒妃娘娘要加害皇后娘娘,当着皇上的面说要杀了皇后娘娘,皇上一怒之下就……”

    “真该死,寒蝉她怎么会如此冲动?!”眠霜咒骂一句,转身便要出门,见檀轻仍站在原地不动,不由数落了一句,“还站着做什么,赶紧带我去牢中啊!”

    “是。”

    “等等!”

    一道男声响起,眠霜转过头去,是穿戴整齐的箫泠。

    他的脸色有些发白,因为身上的伤并没有好,他说,“我和你一起去。”

    眠霜看了他许久,终是点点头,“好。”

    眠霜以为,寒蝉被关到牢中,不过是和前一次一样,独自在那里无人问津罢了,但是这次她错了。

    寒蝉抱着膝盖坐在墙边,眠霜看到她时,她全身的衣裳都被打湿,有水,但更多的是血。

    眠霜满脸的焦急:“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

    “无事,不过是温清派人来审讯过罢了。”寒蝉满不在乎地抹去脸上的血迹,抬头看着眠霜,“我一直在等你,可算是来了。”

    “我会来,我当然会来!但是你要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没有什么好讲,不过是我太没有提防,中了温清的计。眠霜,你听好了,温清对箫靳没有情,她想要害箫靳。不管这个是真是假,反正我所见所闻就是这样,箫靳不能有事,所以,你一定要去调查清楚那温清的底细。还有我身边那个伶汀,也有问题,这一次,就是她引我进了温清的圈套。”

    箫泠说:“这些事情我之后都会去调查,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把你救出去。”

    “是啊。”眠霜点点头,“你现在身上有伤,这鬼地方真是一刻也呆不得,万一温清又来审讯你怎么办?箫泠才立了战功,不如叫他去求求皇上,皇上一定会放了你的。”

    听了眠霜的话,寒蝉的眉头一下子紧皱,有些斥责地看了眠霜一眼:“你让箫泠替我去求情便是要断了他们的兄弟之情!我现在是什么身份?谋害皇后的罪人,箫靳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罪人!若是箫泠替我求情,岂不是又要与箫靳有矛盾?在这皇家,兄弟反目相杀的多了去,你以为同胞兄弟,箫靳便会手下留情吗?箫靳一直对箫泠客气,是箫泠从来不与他争,此次若是为了我而使得他们两个存了嫌隙,以后少不了的腥风血雨。”

    “那……那该怎么办啊,难道就放你在这里吗?”眠霜急得快要哭出来。

    “倒也不是,箫泠不能去求,但是你可以。你是唯一一个在宫里的公主,是箫靳的妹妹,他看在先皇的面上,会听你一些。而且就算他对你置之不理,那也没有关系,你毕竟只是公主,与箫泠不同,再如何也不会给箫靳造成困扰。”

    “若是如此……若真是如此,那我现在便去找皇上,求他放了你!”

    寒蝉点点头,看着眠霜提起裙摆跑出了地牢。

    于是牢中便只剩下箫泠和寒蝉两个人。

    箫泠站在牢外,注视了寒蝉许久,终究是忍不住出声,“你为什么这样和眠霜说?”

    “嗯?”

    “为什么……要骗眠霜。你明明知道,若是真要去求皇兄,我去求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什么看在先皇的颜面上。眠霜说白了不过是个有名无实的公主罢了,因着身份贵重,宫中人才敬她几分,她去求皇兄的话,皇兄一定不会听她的。相反的,若是我去求,皇兄还会看在兄弟情谊上对你网开一面,就算真的发生像你所说的那种情况,皇兄对我起了疑心,我和他同胞兄弟,他总归不会对我怎么样。所以你刚才……为什么要这样和眠霜说?”

    “因为比起人脉势力,眠霜远远不如你,所以你应该去调查温清和伶汀的底细。”寒蝉将有些褶皱的衣袖抚平,拂去上面的血迹,“而我这样做的原因,自然是因为……箫靳不能有事。我宁愿自己死,也不会让箫靳有半分不好,你懂了吗?”

    “我懂了,我会尽我所能,去完成你所想要的。”

    “如此便多谢。”

    箫泠朝牢外走去,他的脚步声十分有规律,走到一半的时候,却停了下来,张口叫了一声“皇嫂”。

    声音不轻不重。

    寒蝉倚在墙上看着他的背影,没有说话。

    “皇嫂。”箫泠又重复了一边,“温清她……不配我这样叫她,唯一承得起我这一声的,这辈子怕是只有你一个。”

    寒蝉便笑了,“我就受了你这声皇嫂,现在快出去替你皇嫂办事吧,办好了,我便让你叫一辈子。”

    “好。”

    箫泠的脚步声渐远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