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就是这样算计你(下)幽幽倾城生日加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二蛋翻来覆去睡不着,吹着小口哨写字抒发激动的情怀。

    可怜他旁边屋的战友,被若有似无的小口哨刺激的梦里找了一晚上厕所。

    跟于海确定了自己心上人来历干净不是卧底,袁尔丹毫无顾忌的找到了恋爱的正确打开方式,原来自己的喜欢被人回应,就是这样的美好。

    拉拉小手逛逛街,在一起的时候很多共同语言,分享一本书,看一部好看的电影,随便说点什么都行,无论讲什么,她都会很认真很幸福的表情听,她带给他的不止是期待和尊重,还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有天俩人裹着军大衣坐在黑不拉几的海滩上打着喷嚏等日出的时候,老袁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

    每次分手都期待明天,见不到就要想,黑夜过了盼白天,太难熬。

    “小莲,你家里都有什么人?“

    “有个种菜的老爸,还有个啥也不干的家庭妇女老妈,大姐游手好闲,姐夫坐办公室混日子......扣除某些条件,我们跟普通家庭没什么区别,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我想问你,你觉得我这人咋样?”天黑的好处就是看不出脸红。

    “马马虎虎就那样。”不过我喜欢,她在心里追加了句。

    “那你觉得,你,你要是嫁给我,跟我一起过日子,如何?”

    袁尔丹觉得自己可能冻傻了,话都说不利索。

    “你?”她不敢置信的捂着嘴,她没听错吧?

    “你愿意吗?”

    “走,现在就回宿舍,赶紧打报告,天亮了咱就领证去!”

    “不急,你不是说看日出吗?”

    “看什么鬼日出!我等这天等了快8年你知道吗!”

    “你说什么?”

    “我说你快点傻蛋,晚了就来不及了!速度快点,咱们现在就回宿舍写——不,不用,直接去堵嫂子门口,于海起床就让他签字,然后直奔民政局!”

    “不用那么急,审批也要几天的时间。”他被她的急切弄的心里痒痒的。

    “赶紧把事儿办了,领证,洞房,生孩子!”生完孩子他就跑不了,到时候再坦白,还怕他不乖乖就范?

    甭管他是一时头热还是真对她动心了,机会摆在眼前,算计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等到今天,她绝对不能放过!

    “不用那么急吧?我是想先审批,见见你的父母,我这些年也存了一些钱,看看你家那边有什么规矩,该走的程序还是要有的,然后我们领证,我跟部队申请让你随军,然后你喜欢添置什么东西就添置。”

    袁尔丹兴致高昂的说这些天来回琢磨的构思,身边的姑娘惊恐的看着正前方出现的那俩人。

    凌晨3点,这些家伙怎么可能从帝都跑到这么远的地方?

    “我们不要走这边...”她低着头把脸都藏在大衣里,转过身往相反的方向撤。

    他也看到有人了,他们在的这片海滩是军事区,一般人进不来,就算泡妞谈恋爱,也谨记身上的职责。

    拍拍她,示意她站远点,大步走到过去。

    “你们哪里来的,请出示证件!”

    完了!穿帮了!贾白莲蹲下把头埋在膝盖里,算计了好几年,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功亏一篑!

    “我是贾白莲的大姐,这是她姐夫,你是袁尔丹?”

    说话的女人看着有三十多岁,轮廓跟贾白莲有点像,不过很是沉稳,上下的打量他几眼,看到他身上的单薄以及小妹身上的军大衣,仪表堂堂一身正气,满意的点头,真人比照片有气质一看就是好男人。

    袁尔丹一愣,女朋友的家人?

    大姐跟他握握手,“小伙子人不错。”

    一扭头对着企图装鸵鸟的妹妹咆哮。

    “你个死小孩,爸看不见你科研所都不去了,上面打了多少个电话催他!”这些日子找这个失踪的小妹都要疯了,看到她自然不会有好口气。

    完了完了,全完了,贾白莲都不敢看袁尔丹什么表情了。

    “咱爸因为你这个不孝女离家出走上火的多吃了几口肥肉胆囊炎发作住院,研发都顾不上了,咱妈回到姥爷求助,否则我们都找不到你!全家找你都疯了,你就跑过来谈恋爱玩游戏?”

    他说一句,袁尔丹就楞一下,他说完了贾白莲半条命也进去了。

    “大姐,您难道是演员?”好半天,袁尔丹就想到这么句。

    前一刻还咆哮的贾大姐,一扭头对他口气又和蔼了起来,玩的一手好精分。

    “我在市直工作,吓着你了是吧,老头搞了一辈子科研,快40才有的她,对这死丫头格外疼爱,她不见了老头什么都没心思做,让你见笑了,尔丹跟我们坐一趟车回去吧,你们的事儿家里都知道了,都想见见你,部队那我姥爷打声招呼就行。”

    贾家上下没有不认识袁尔丹的,虽然此人从未在贾家出现过,但家里依然留下了他的传说。

    “你父亲,是做什么的?”

    袁尔丹的声音不大,听在贾白莲的耳朵里都是自带霹雳效果的。

    “他是Z科院植物研究所的院士,小妹没跟你说?”

    好,很好,好一个种菜的!

    刚刚求婚多幸福,这会血液倒流就多冷。

    “那你姥爷,又是做什么的?”打声招呼,就让身居要职的军官假都不请的消失的姥爷,三代贫农根正苗红,呵呵。

    “我姥爷姓龙,是个老军人了,他你应该没见过,不过我表哥你应该很熟,他叫龙宪章,在红翡岛的时候,你们应该见过吧?”

    袁尔丹闭上眼,神情显得很平静。

    好,很好。

    她姓贾,可是身份一点也不掺水。

    前女友只是个养女眼界都那么高,她却是货真价实的格格。

    她不是龙家人,但一点不比龙家的那些阿哥格格身份低,她母亲是龙宪章的小姑,嫁过去的贾家从民国时期做生意,财富积累到现在,不说富可敌国也是豪门大院,她家这支不做生意走学术,但依然有不少股份,正宗豪门后代。

    “傻蛋你听我说!”贾白莲伸手尝试抓他袖子,一直搂着她的男人这次没像以往那样,毫不留情的挥开她的手。

    “贾小姐,我想你的爱情游戏应该结束了,我也该回部队了,不送。”刚刚贾大姐说的“爱情游戏”几个字,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他觉得自己应该挺直腰,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除了装出来的尊严,他也不剩什么了。

    她站在沙滩上目送他离开,脑子里就三个大字:怎么办?

    她的智商集体下课了,想尽办法却没有一种能留下他。

    “有误会跟他说清楚就好了。”贾大姐搂着她安慰。小妹的心上人,全家都知道。

    “给他几天时间冷静,我也要想想下一步怎么办。在那之前,我得先去算账!”

    “你打算去哪算账?”贾大姐揉揉太阳Xue,她可是立军令状必须要把人带回去,一对,少一个都不行!

    过来时家里早就把袁尔丹调查的门清,得出来的结论是,小伙人不错,就是被贾白莲这样的心机黑莲花缠上可怜了点。

    “我去Q市!”

    如果没有那些缺德的玩意用那种伤人的方式刺激的傻蛋遍体鳞伤,她能憋屈的身份都不敢曝光跟人家鸟悄的谈恋爱吗?

    要是没砸钱这么档子事儿,她不就会骗他,选择渗透方式慢慢的让他接受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子,冤有头债有主,她不爽了,那些砸钱欺负过他的始作俑者就要倒霉了!

    几天后,外面下雪了,Chun桃看贾白莲落了一身雪杵在门口,赶紧拽她进来。

    “嫂子,我找不到他了!”

    于海左手花生米右手拎着瓶小酒正要往二楼走,看到这出尴尬的不知道上还是下。

    Chun桃示意于海上楼,还做了个不关门的手势。

    “来,坐这,跟嫂子说,这几天没见着你,去哪儿了?”

    “我拿钱砸人去了。”

    “砸谁?”

    “还能有谁,我家傻蛋的前女友的缺德现任老公!”

    Chun桃被这绕口的一串弄晕了,看她不明白贾白莲解释给她听。

    “我这两天深刻的反省了自己欺骗傻蛋的行为是不对的,但如果没有他们先拿钱伤他在先,就凭着我的聪明才智真诚一定能打动他,他要不是让人伤的伤痕累累,我又干嘛骗他!傻蛋现在恨我,我就狠狠的报复回他们身上,他不是喜欢拿钱砸傻蛋吗?我也拿钱过去了,我砸他满头包,爷们群儿里不走,娘儿们群儿里蹭痒痒的家伙也敢给我男人添堵!“

    往静悄悄的楼上瞥了两眼,Chun桃故意大声的问。

    “那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告诉我后我考虑要不要告诉你他在哪里。”

    这姑娘的身世,她早就知道。

    于海说怎么可能真放任自己好兄弟跟来路不明的女人交往,早就调查了她的来历,她也跟开了天眼似得,主动找Chun桃坦白了,俩女人关在屋里说了半天,她还给Chun桃看了很多东西,这才打动了Chun桃和于海默认她和二蛋的交往。

    “我想了一路,我觉得我不应该告诉他,我把他前女友的老公打了还把前女友损了,我也威胁他们不让他们说,他一辈子都不需要知道。”

    咣当!

    楼上传来酒瓶子碎的声音,Chun桃叹了口气,这可咋整!

    “嫂子,你家首长酒品这么不好?”

    “呃,还行。”我家的还行,就不知道你家的啥样了。

    “嫂子,你帮我一次,我以后就是你铁姐妹,我别的能耐没有,就会赚钱,我在国外读的金融专业,炒股票做期货我都会,你帮我找回我的傻蛋,以后我就是你家私人理财顾问!”

    她想了一路,二蛋常年在部队,他最好的朋友就是于海两口子,只要Chun桃能帮她,她就还有希望!

    Chun桃听的脑瓜仁都疼,估计楼上的那位估计要气死了吧?

    “莲子,你跟嫂子说句实话,他到底哪里好,你这样费尽心思的算计他?”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她当初跟Chun桃密谈,可把什么都告诉她了,一点没保留。

    “我最近来大姨妈智力下降记忆力也不好了,你再说一遍,你俩怎么认识的,你对他的真实想法都告诉我,万一你俩真不成,我就把这当素材写小说里。”

    “我耗费我全部的脑细胞也得得到他,不惜任何代价!”

    楼上的房间里,落魄的男人站在门口,双拳紧握,在她心里他就是个傻子,一直要被她算计?

    可是接下来,她的陈述却让他大为吃惊。

    “16岁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足足有160多斤,那时候他是我高中军训的教官,我读的是部队办的学校所以高中也有军训。”

    有这事儿?他怎么不记得以前见过她,等会,160斤?!

    袁尔丹突然灵光一现,脑子里有个模糊的影子,突然就清晰起来。

    “我16岁之前挺任性的,什么好的都吃,谁惹我就揍。傻蛋就带了我们3天,可那3天改变了我的一生。”

    18岁的二蛋剃着小平头,小胡茬剃的干干净净,刚入伍没多久就被派学校当教官给比他小不了几岁的半大孩子做军训,遇到刁蛮肥硕小丫头,难免就要多训几句,她记仇,趁着他不注意窜进教官休息室给他杯子里加了一大戳儿泻药。

    袁尔丹原本还在努力的回忆那段青涩的往事,听到这段磨牙。

    很好,他终于知道自己当年拉肚子的原因了!

    “这事儿我打算瞒他一辈子,烂我肚子里也不告诉他。”她强调的点头。

    Chun桃手挡着眼睛,无力的挥手,算了,这姑娘干的事儿忒多,自由发挥去吧。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