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0、罗子航之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r />     搜城的人一日比一日少了,在外人看来,他们是一日比一日失望,因为搜了好多日也没听说谁把人找到了。

    京城归于平静,就连监视罗家的人安一蒙都撤完了。

    而这日傍晚,就在罗魅替自家母亲换药时,突然听到侍卫来向安一蒙禀报,“启禀将军,指使匪人绑架夫人的人已经出现并已被拿下!”

    闻言,安一蒙不由怒问,“是谁?”

    侍卫道,“是罗家长子罗子航!”

    听着他的话,罗淮秀惊讶不已,差点把伤口扯裂,“什么?是罗子航?”

    怎么可能?她跟罗子航就那日在罗府大门口见过一面,她没觉得有得罪他的地方,为何他要如此对付她?

    罗魅看出她的疑惑不解,于是问道,“娘,可是因为秋试之事我们拒绝帮他,所以他才怀恨在心?”

    罗淮秀点了点头,也觉得女儿说得在理。

    安一蒙沉着脸对她俩交代,“你们在家等着,我去见见他!”

    他眼里除了怒气,还暗藏这几分杀气。罗淮秀还来不及同他多说,他已经愤袖走了出去。

    罗魅收起惊讶,平静的对她道,“娘,你趴着别动,马上就换好药了。”

    罗淮秀这才又老实的趴在床上。

    本来她是想跟着安一蒙去看看的,可今日罗魅为她换药的动作变得很慢。看着女儿剪块布条都在桌边磨蹭,她实在忍不住了,催促道,“乖宝啊,你快些啊,娘还赶着去看呢。”

    罗魅慢悠悠的回头,“娘,就快好了。”

    罗淮秀抽了一下眼角,能肯定女儿是故意的!

    虽然她知道安一蒙会处理好这事,可她还是想亲临现场把罗子航骂骂,她就算没帮罗家什么忙,可也从来没害过罗家,凭什么想要她的命?

    是罗家指使的,还是他私下的任性?

    想到又是一次无妄之灾,她这心真是冷到了谷里,像被千万人剁了一脚似的,都快裂成渣了。

    ……

    让侍卫易容成绑匪等着幕后之人现身的计谋是南宫司痕想出来的,安一蒙撤了对罗家的监视后,他就让墨白守在这里,第一时间通知他。所以安一蒙接到消息赶去时已经晚了一步——

    囚禁罗淮秀和青云的密室其实也不是什么偏僻的地方,就在罗子航前不久搬来住过的小别院。他曾告诉家里人要在这里潜水读书为即将到来的秋试做准备,罗太夫人和朱佩玉不疑有他,还让人把这处搭理得干净整洁。而她们却丝毫不知,罗子航打着看书的旗号在这里做过不少让人咋舌的事。

    最惊人的就是他在这里培养杀手。

    不过他时运也差,这才刚有计划,招来的几个亡命之徒还不成气候,结果就被青云给杀了。

    南宫司痕赶到的时候不止见到他被人围困在那,同他一起的还有自己同父异母的南宫志!这还真是他没料到的,这两个人居然伙同在一起。

    当初南宫志被关押在衙门里,为了试探丁红芸是否背叛了蔚卿王府,他让人把大牢里关押的囚犯都偷偷劫走,丁红芸还当真去找了南宫兴毅。事后,南宫志可怜兮兮的向他求情,要他看在兄弟的份上饶他一命。并说只要肯放了他,他一定会远离京城,再不会回来。

    他虽然厌恶那对母子,可那时候也未起杀心,一句‘手足之情’让他动了恻隐之心,遂真的将他偷偷放出了城。事后,他虽有打算除掉丁红芸,可还没等他下手丁红芸就死于地震中。说起来,他也没觉得亏心于谁。丁红芸转移他府里财物,本就该死,可最后是她自己运气背,老天都要她亡。

    如今南宫志出现,他除了意外,也猜到他回京的目的。

    看着两个被困于侍卫刀下的人,他背着手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们,冷冽的气息包围着他,让他微眯的眸光中再无半丝温度。

    “你们还有何话说?”

    “南宫司痕,你杀了我娘,我就是回来找你报仇的!”南宫志一改曾经的文弱,眼里的恨意让他变得凶恶又凌厉。

    “本王没杀她。”南宫司痕冷硬的回了他一句。多余的话他也不想说,有些话就算说了别人也不见得会信。

    “你没杀她?”南宫志抬手指着他,狭长的眼缝里全是深深的仇恨,“南宫司痕,你早就看我们母子不顺眼了,也早就容不下我们母子了。你连亲兄弟都不放过,你还会放过我娘吗?特别是罗魅和罗淮秀她们母女,夺了我娘的权利,还恨不得我们母子早点死!你们夫妇一个心狠一个毒辣,别人不知道,可我南宫志却是一清二楚!”

    “所以呢?”南宫司痕冷冷一哼,“你就想回来杀我们,算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南宫司痕!”南宫志脸色发青,狰狞的咆哮起来,“我今日杀不死你就算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伴随着咆哮,他欲抢夺侍卫手中的长刀。

    他反抗的意图如此明显,那些侍卫哪里会让他得逞?被他夺刀的侍卫往后退了一步,另一名侍卫见状,突然一刀朝他砍了下去——

    南宫司痕放在身侧的手不由得握紧,紧敛的眸光如寒霜冷冻。

    “南宫志!”看着他倒在地上,从他脖子里喷溅出来的鲜血让罗子航惊呼起来,莫名的,一股惧意油然而生,被困在这里许久,他此刻才意识到紧张和恐慌。南宫司痕连自己的亲兄弟都不放过,又如何能放过他?

    而南宫司痕突然朝侍卫下令,“来啊,给本王把罗子航送交衙门!”

    同这样的人,他是不屑说话的。

    听着他冷冽的声音,罗子航身子震了一下,突然朝他跪了下去,“蔚卿王开恩……蔚卿王开恩……我知错了……以后再也不犯了……”

    南宫司痕眸底没有丝毫温度,‘同情’这样的字眼从来跟他沾不上边。一个人既然选择做一件事,那就要有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

    “罗子航,你私自培养杀手,居心叵测,又令杀手绑架青云和安夫人,意图取他们性命。本王虽无权处置你,可也不能容忍你如此多端作恶。你身为侍郎之子,不思为公为民谋福,却包藏祸心,我能容你,国法难容!”

    “蔚卿王开恩……”罗子航惊慌的抬起头,指着地上倒在血中的人,“一切都是南宫志的主意,我不过是耳根子听从他的话罢了。那些杀手都是他找来的,跟我没有关系,请蔚卿王明鉴。”

    南宫司痕侧过身,只给了他一面冷硬的侧脸,“说这些没用,你要有何冤屈大可到公堂说。”

    上公堂?

    罗子航眼里多了一丝戾气。他怎能上公堂?这一上公堂岂不是要连累家人?!

    被抓住,他无话可说,想到有南宫志在,他觉得南宫司痕再如何心狠手辣,也应该不会为难自己的兄弟,故而他一直都比较冷静。

    可谁知道南宫志如此愚蠢,不知道说好话去讨好人,反而把仇恨都发泄了出来。还把自己命给搭上了!

    这蠢货,他之前还拍胸部保证,说有他在出了事南宫司痕也不会为难他们。可看看现在,这蠢货已经死了,谁来替他说话?

    他不能就这么伏法!

    看着南宫司痕冷冽无情的侧脸,他心情的不甘越发强烈。装作要被侍卫带走的摸样,他缓缓起身,而就在一名侍卫刚要靠近他时,他突然大喝出声,并跃起身子朝那侍卫飞踢过去。

    “哐当!”侍卫手中的刀瞬间落在地上。

    还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罗子航一个矫捷的翻滚,把那锋利的长刀捡到自己手中。

    见状,其他侍卫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这一幕,发生得又突然又迅猛,侍卫反应不及,就连南宫司痕都露出一丝诧异。

    罗子航居然有这般身手?!

    并非他眼力不好,而是确实没想到。他和罗家的人没接触过,对了解这些人也没兴趣,而罗子航的外表就是一个文弱书生样,眼下亲眼见他使出功夫,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他入了秋试名单,可见此人才学不浅,若加上他的功夫,这样文武兼具的人假以时日定会有所大作为。可他却如此不安于世!

    “罗子航,你这是何意?”

    “南宫司痕,别逼我动手!”罗子航拿刀指着,目光凌厉,厚重的大刀在他手中让他文弱的气息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他浑身暴戾的气息。

    “你以为这样本王就会放你走?”南宫司痕冷冷一笑,如此冲动任性,终究成不了大器。

    “我今日就算走不出去,我也要你们好看!”罗子航恶狠狠的威胁着,举刀就朝他冲了过来。

    南宫司痕黑眸一紧,闪身躲过他锋利的刀口。

    就几招而已,他看得出罗子航的功力不浅,手起刀落的劲儿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有的。

    对一个妄想杀他的人,他也不可能只知躲避。从一个侍卫手中夺过刀柄,他也不甘示弱的迎向他——

    刀刃相碰的声音,两个打斗在一起的人,侍卫们几乎看傻了眼。想上去帮忙制敌,可无从插手。两个身影像影子般晃动,稍稍眨眼,他们的位置又变了。

    但地上溅落着血滴,也不知道是谁受了伤,侍卫们又紧张又不安。

    “南宫司痕,去死吧——”打斗中,罗子航还发出嘶吼,似是越战越勇。

    就在侍卫们把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时,突然罗子航肩膀被击中一掌,他没来得及稳住身形,猛的就飞了出去。

    而他这一飞正好面对背对着侍卫,见状,数名侍卫大呼,怕他突然对他们出手。在这突来的一刻,本能的求生意识加自保意识让侍卫们大喝着齐齐举刀朝他砍了下去——

    “唔——”长长的闷哼声从罗子航嘴里发出,他脚后跟刚着地就迎来背后数道火辣辣的痛意。手中的刀脱落,他颤抖的指着南宫司痕的方向,暴突的眸孔狰狞又不屈。

    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当安一蒙赶到的时候罗子航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看着地上两句已经断气的尸体,他都为之一惊,“王爷,这……”

    怎么就死了呢?他都还没替自己女人报仇解恨呢!

    南宫司痕把手中带血的长刀扔在了地上,带着一身冷冽的气息走到罗子航身旁,眸光阴沉而无情的盯着他死不瞑目的惨样,“不自量力,该死!”

    看着他转身冷冽离去,安一蒙抿了抿唇,这才朝一名侍卫问道,“发生何事了?”

    他不相信南宫司痕会主动杀人,更何况,要杀人也是他最有资格动手,而他还未到,这小子没理由冲动的。

    直到听完侍卫描述,他才明白。

    对南宫志和罗子航的死,他也只是挨个看了一眼,随即也是愤袖离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