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1章 猿臂少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江都国,广陵城,青云里。

    一座陈旧却整洁的小院中,一个少年仰着头,眯着眼,看着院中树上的叽叽喳喳的小鸟,幽幽的叹了一声:“真他么……坑爹啊。”

    “啸儿,是你么?”西厢房里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你怎么起来了,好些了么?”

    少年抬起手,揉了揉眉心,挤出一丝笑容,扬声应道:“阿母,我好些了。”

    “这可太好了,看来楚婆婆还是很灵验的,一次就好了。啸儿,待会儿你捉只鸡去谢谢她。再去看看荼牛儿,你病了这两天,他吓得不轻,来了几次都没敢进门。”

    “哦。”少年应了一声,再次露出无奈的苦笑,脑海里浮起一个老太婆和一个少年的模样。老太婆满脸皱纹,描眉画唇,一脸市侩。少年虎头虎脑,身强力壮,憨厚中带着些狡黠。

    这是除了正在西厢织布的阿母之后,在他残存的记忆中最清晰的两个人:一个是替他叫魂的巫婆,昨天刚见过一次;一个是他从到玩到大的死党,大名荼牛儿。人如其名,有一身牛一般的好力气。

    “他”自己叫梁啸,原本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汉人少年,现在却多了一个两千年后的灵魂。

    好几天了,梁啸还没想通怎么会发生这么狗血的事。我只是向往汉朝,对汉代历史略有研究,可没想过穿越到汉朝啊。

    他本来想再躺两天缓缓神,适应一下新环境的,可是当他听说请楚婆婆叫一次魂就要送一只鸡的时候,他躺不住了。对这个家来说,一只鸡可不是小数目,他们家总共只有五只鸡,而且全是生蛋鸡,是阿母为了给他补充营养特意养的。

    每天两三个荷包蛋,让他拥有了在同龄人中还算是高大强壮的体质。

    现在,他手里就端着一只粗陶碗,碗里躺着两只油洼洼的荷包蛋。一看到那黄灿灿的油色,他就觉得反胃。作为一个习惯了绿色环保营养概念的人,他对这个荷包蛋的观感很差,实在没什么胃口。

    梁啸想了想,端着碗走进了西厢房。

    西厢房里靠窗的地方摆着一架织机,“他”的母亲梁媌正坐在织机后面,手脚麻利的忙碌着。听到他的脚步声,梁媌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忙碌。“吃完了?”

    “阿母,你吃吧。”梁啸走到梁媌面前,按住织机,将碗递到她的面前。梁媌见碗中原封未动的荷包蛋,不由得有些好奇。“怎么没吃?”

    “阿母,我已经好了,你吃吧。”

    梁媌愣了一下,随即又笑道:“傻小子,这是阿母给你做的,阿母怎么能吃呢。赶紧拿开,别弄脏了锦。我得赶紧把这匹锦织出来,丁家那边已经催了两次了,耽误了工期可不成。”

    “正因为阿母要赶工期,所以才让你吃啊。”梁啸坚持道:“阿母是家里的顶梁柱,你要是累坏了,谁来撑这个家?”

    梁媌眨了眨眼睛,似乎觉得有道理。不过她还是没接碗。“啸儿,你的心意阿母领了,可是这鸡子还是你吃吧。现在是阿母撑家,将来却要是靠你的。没有个好身体,以后怎么从军立功,封侯拜将。”

    “封侯拜将?”梁啸瞪圆了眼睛,惊骇不已。我的亲娘唉,你这期望值也太高了吧,儿子做不到啊。

    梁媌亲昵的掐了一下梁啸的脸。“当然,我儿天生就是领兵打仗的好材料,将来立功封侯,子孙富贵,阿母就可以享福了。”

    “可是,阿母,我们家……”梁啸欲言又止。据他所知,在汉代做官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时候又没有科举,做官要么靠祖荫,要么靠推荐。以梁家的情况,好像都指望不上。

    “担心家赀不够?”梁媌仿佛猜到了儿子的心思。“这个你不用担心,离你傅籍还有几年,阿母吃点苦,多织点锦,到时候一定能攒够的。”

    梁啸苦笑。他虽然不知道阿母的信心从何而来,但她肯定把这件事想简单了。据他所知,汉朝实行察举制,也就是经常说的孝廉。孝廉者,孝子廉吏也,一个郡每年才一两个人,比推荐上大学还难,哪里会轮到他这种穷小子。

    家赀只是入吏的基本条件,并不代表有家赀就能入吏,更何况入吏和封侯拜将还有天壤之别。老娘显然把这件事看得太简单了,以为勤劳真能致富,达到了家赀标准就能入仕,真是够天真的。

    他站了起来。“阿母,我去谢楚婆婆,你把鸡蛋……鸡子吃了吧,发家致富的任务就靠你了。”不等梁媌说话,他就溜了出去——他实在是咽不下那油洼洼的荷包蛋,只能走为上策。

    “嘿,这孩子……”梁媌本想叫住梁啸,见梁啸已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