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3章 大势所趋(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他刚才只顾生气,想把梁啸等人全部杀了,可是他却忘了一件事:杀梁啸等人的家人容易,杀他们本人却难。这些人都在西域,根本没打算回长安,他如何杀?杀他们的家人,只会给他们造反的理由,而且有功不赏,反被族诛,天下人也会觉得他们冤屈,觉得他们造反是被朝廷逼的。

    这不是明知梁啸要造反,还帮他扯旗招人吗?随朝廷怎么解释,别人也不会信啊,因为他们不肯做官,你就要杀他们全家,这是什么样的暴君才能干得出这样的事?

    天子越想越觉得可怕,不禁感激的看了主父偃一眼。若非主父偃提醒,且不说他能不能真的杀了梁啸、李当户的家人,只要这道圣旨一出,他这个昏君的恶名就坐实了。

    这哪是请辞,这根本就是一个坑啊。

    一想到梁啸一边笑他蠢,一边集结人马杀向河西、陇右,天子不寒而栗。

    ——

    刘陵带着梁郁走进了椒房殿,陈皇后立刻迎了出来,两位陈夫人紧随左右,一时间殿中莺声燕语,娇笑连连,一派欢乐景象。

    陈皇后挽着刘陵的胳膊,一起入座,悄声道:“听说冠军侯不打算回来了?”

    刘陵瞅了陈皇后一眼,轻声笑道:“你这又是从哪儿听来的消息?”

    “还不是听我那些兄弟们说的。”

    “他们还说了些什么?”

    陈皇后愣了一下,有些讪讪。刘陵看在眼中,扬了扬眉,四面看了看,笑道:“好了,天子在哪儿,请他出来吧,何必藏着掖着。堂堂天子,还要躲猫猫?”

    殿中顿时鸦雀无声。过了一会儿,脚步声响起,天子从幕后走了出来,瞪了刘陵一眼,说道:“妹妹是不是太有恃无恐了?”

    刘陵若无其事。“我夫妻现在就算是再恭顺,在陛下的眼中也是有恃无恐。”

    天子语塞,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刘陵。刘陵本来就能言善辩,今天更是辞锋犀利,直捣要害,一点迂回的空间也不给天子留,一开口就将天子逼到了墙角。

    天子眼中闪出一抹怒意,脸色也阴了下来。刘陵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天子。“陛下是不是觉得受到了冒犯,有杀人之心?”

    天子沉默了片刻,强笑道:“你和梁伯鸣果然是天生的夫妻。梁伯鸣在朕面前拔剑求战,你虽然没有拔剑,可这几句话也是诛心之论啊。你说得这么难听,我还不能生气,一生气就是有杀人之心,我有这么好杀吗?”

    刘陵淡淡的说道:“人心隔肚皮,谁能猜得准?我从小被我父王惯坏了,的确不肯饶人。我夫君嘛,更不用说,出身草莽,又是一个武夫,没有那么多弯弯肠子。谈得来,掏心掏肺。谈不来,形同陌路。谁骂他一句,他就踢谁一脚。谁砍他一刀,他就射谁一箭。你知道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吗?”

    “是什么?”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

    天子心中一紧。“那他是君子还是小人?”

    “他啊……”刘陵拉长了声音。“是宁肯做真小人,不肯做伪君子的。陛下把他赶到西域去也算是知人善任。他这样的人可不适合混朝堂,迟早要闯出祸来,还是去打仗比较好。”

    天子怒形于色,拂袖而去。他真的气坏了,刘陵眼中哪里还有什么君臣之礼,她分明是在故意挑衅,但他却不敢把她怎么样。她说得没错,梁啸出身草莽,可不是什么君子。君子可欺之以方,小人却是会狗急跳墙的。

    主父偃跟在后面,一声不吭。刘陵和天子的对话,他听得清清楚楚,一字不落。天子此刻的心情,他也一清二楚,但是他什么也没说。

    良策待价而沽,不到天子走投无路的时候,他的智慧显不出真正的价值。

    陈皇后追出殿外,看着天子远去的背影,后悔莫及。她本想做个和事佬,借机体现一下自己的价值,没曾想刘陵这么放肆,触怒了天子,也给她带来了莫大的麻烦。

    她返回殿中,正碰到刘陵从殿里出来。“翁主,你……”

    “怕了吧?”刘陵掩嘴笑道:“我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皇后若是想过安生日子,以后还是离我远一点的好。”

    “你看你,都说些什么疯话。”

    “这可不是疯话,而是实话。”刘陵柳眉轻挑。“天子一向横行惯了,我夫妻布了这么大一个局,总算把他套了进来,这时候不得意,什么时候得意?”

    “你们……布局?”

    “没错,这是一个局,不仅天子在局中,你陈家同样在局中。皇后,若想太平,只有靠自己,别人是靠不住的。”

    陈皇后面无血色,拉着刘陵的手不肯松。“翁主,你究竟在说什么,我陈家怎么也在局中,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皇后,你知道我夫君为什么能以一当十,四百骑平定西域?”

    “那……那当然是冠军侯用兵如神,战无不胜。”

    “我夫君善用兵是事实,可若是没有你陈家的冶铁术,没有你陈家提供的铠甲、战刀,他们能有这样的战力吗?”

    陈皇后眼睛发直,冷汗直流。冶铁术与其说是陈家的,不如说是梁啸送的,那时候还觉得梁啸大方,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啊。

    “皇后,你大可不必担心。”刘陵安慰道:“现在你陈家已经是天子不可或缺的助力,天子要征战天下,他能离得开你陈家吗?就算他不用,我夫君在西域岂肯不用?在大汉没有发展前途,还可以去西域嘛,我夫君肯定欢迎的。”

    陈皇后想了片刻,松了一口气,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她向后退了两步,靠在柱子上,想笑两声,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除了冶铁术,陈窦两家的士子外出游历也出自我夫君的倡议,现在这些人已经成了天子的耳目,每次发表的文章都在开拓着天子的眼界,开拓着我大汉读书人的眼界。天子能离开他们吗?”

    陈皇后眨了眨眼睛,摇了摇头,心情轻松了许多。她清楚天子的脾气,就算有再大的怨气,他也不会自乱阵脚。只不过,他忍的时间越长,将来的报复只怕越狠。

    也许,是应该安排一些人去西域投靠梁啸,为陈家留一条后路了。

    刘陵一眼看穿了陈皇后的担心。“这些都是我夫君进呈给天子的良策,但天子出于他自己的考虑,不肯照计施行。如今我夫君远走西域,天高任鸟飞,他能不施行这些利国利民的良策吗?天子要想不落后,除了更加倚重陈窦之外,还能自缚手足?嘿嘿,果真如此的话,恐怕会有更多的人宁愿西行,不再回长安。”

    刘陵说完,捏了捏陈皇后的手,露出狡黠的微笑。陈皇后灵机一动,终于明白了刘陵的意思,不禁如释重负,也笑了出来。

    ——

    天子坐在御案前,看着面前的报纸,愁容满面。

    虽然他刻意没有宣扬,但西域大捷的消息还是很快成了街头巷尾最热门的话题,梁啸以四百骑西征,用两年时间平定西域的传奇事迹成了贩夫走卒们最津津乐道的故事,而如何封赏这些功臣,也成了人们关心的焦点。

    不世之功,自当有不世之赏。这些普通百姓不懂功高震主这样的道理,也不喜欢这样的道理,他们热切地盼望着梁啸再创造一个奇迹,特别是那些随梁啸出征的游侠儿们的家属,他们都翘首以盼,等着朝廷的赏赐消息。

    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人们会有更多的猜疑,而曹时等人征伐草原的准备也将受到严重的影响。

    可是,天子却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处理方案。如何封赏梁啸,成了他最近最头疼的事。赏,正中梁啸下怀;不赏,同样正中梁啸下怀。

    这时,窦婴求见。

    天子犹豫了好一会儿。自从上次窦婴说要去西域游历,天子就没见过他,窦婴也没来求见过,这次来得有些突然,恐怕没什么好事。可是仔细斟酌了一番之后,天子还是让人传窦婴入殿。

    窦婴捧着一卷帛书,匆匆而来。天子一看,心里就咯噔一下。自从淮南新纸传入长安之后,纸就代替了价格昂贵的帛书,还用帛来书写的人,肯定不是最近经常在报纸上写文章的人。

    果不其然,窦婴一开口就说道:“陛下,东方朔派人送来了一篇文章。”

    天子心里一紧。“什么文章?”

    “文章很长,不过归根到底只有几句话:一是圣人因时而治,不可泥古不化,二是圣人治国以用人为先,得人则兴,失人则亡。这两句都是铺垫,真正的重点在最后一句:徙藩。”

    “徙藩?”天子迅速接过帛书,一边快速浏览,一边说道:“这不是梁啸以前提过的方略吗?”

    “没错,东方朔这个建议可以说是梁啸的徙藩之策的细化。他说,周治天下,五百里甸服,五百里侯服,五百里绥服,五百里要服,五百里荒服,总计两千五百里。如今大汉东西两万里,自然不用沿用周制,需得有所改正。”

    “如何改正?”

    “千里不封侯,万里不封王。”

    天子愣了一下,突然抬起头,冷笑一声:“千里不封侯,万里不封王?他这是要求朝廷封梁啸为王吗?”

    窦婴从容的摇摇头。“陛下,东方朔的文章里并没有提到梁啸一字。不过,葱岭以西,称王者不下数十,多一个王,少一个王,也是很正常的事。朝廷就算想管,恐怕也鞭长莫及。可是,若能推行此例,将大汉境内的诸王徙至万里之外,倒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陛下,你以为呢?”

    天子盯着窦婴,窦婴却极为平静,仿佛在说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

    天子久久没有说话。他被窦婴说动了。如果推行此策,将诸王皆徙至万里之外,诸侯也徙出千里,对朝廷的确利大于弊。万里之外都是蛮荒之地,究竟有多少王,大汉根本不清楚,也没精力去管,让刘姓子孙去开疆拓土,总比骨肉相残好。

    有梁啸这个异姓王先例在前,如果同姓诸王还不清外徙,那就不能怪朝廷不讲情面了。

    至于梁啸,这大概算是他的条件吧,封了王,从此他不能入葱岭以东,否则就是违誓。如此一来,梁啸对大汉的威胁降到最低,而朝廷也能对天下人有个交待。你看,我都封他为王了,还对不起他的军功吗?如果还有人说朝廷薄待功臣,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如果这是梁啸的决定,那至少说明梁啸虽然狂妄,却没有与朝廷为敌的意思。朝廷要担心的不是梁啸,反倒是那些刘姓诸王。要他们从封地上离开,迁徙到万里之外的蛮荒之地,他们能愿意吗?

    天子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窦公,你觉得此计可行吗?诸王会不会同意?”

    “恐怕有很多人不会同意,不过朝廷可以分而化之。愿意徙藩的,朝廷恩宠之,派大将助其开疆拓土,驱逐蛮夷。不愿意徙藩的,朝廷或削地,或推恩,总之要让他不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