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章 前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五十九章

    然后恢复了如常的神情,看着司尧与沈清棠两个人向这边走了过来。

    ***

    传音符早已经送了出去,裴南异常淡定的等在原地,撑住封印,等着另一边的两个人往这边走,顺便也等着白枫过来逮人。

    一夜之间玄云山灵府中关押的两名重犯全部逃跑,以白枫那性格,如果不是一下从床上跳起来穿好衣服就往这边赶的话算裴南这些年日子都白活了。

    若是白枫前来,司尧与裴南肯定可以先走为快,但沈清棠却早已失去修为,定是不好带走的。

    这便能随了裴南的愿望,逃跑未成,玄云派对于他的看守必定更加严密,若是裴南还能在一旁敲敲打打,那便不怕做不成任务了。

    裴南一边站在原地耐心的等,一边在心里偷偷的给自己点了个大写的赞。

    司尧与沈清棠一前一后往这边走,步伐算不上快,但走了一阵子还是走到了封印边缘。

    裴南仔细感觉了一下,似乎还没有感受到有人要往这里来的迹象,也并不着急,没什么表情的看了一眼司尧和沈清棠,然后伸手破开封印,动作敏捷的率先钻了出去。

    司尧似乎没有想到裴南见到沈清棠竟然会是这样平淡的反应和表情,愣怔的看了一眼裴南,恰好对上裴南看过来的目光。

    那目光中无情无欲,更无任何爱恨。

    平静入一汪毫无波澜的古井。

    可惜这时候注定没时间却深究裴南的漠然,随着沈清棠最后一个从封印中垮了除来,司尧很快便运转灵力将缺口的那一块补上,三人转身就要离开。

    ***

    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又是如此敏感的地形,就算司尧有百般能耐也不想在这种时候惹出事端,便尽量放快了脚步按照来的时候那条路走过去。

    杜义修受了威胁与交换,又忙着去处理杜灵灵的后事和尸身,自然是无暇再去揭发司尧一行人,所以这条路虽然有几分惊险,但到底还能算的上勉强安全。

    可惜没走几步,司尧就停了下来,转过身来颇为不耐烦的看了一眼一直跟在后面走的沈清棠,脸色不太好看,但嘴边还是下意识的有几分嘲讽笑意:

    “清棠道友,你就不能快点走吗?这里这般危险,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你行动如此缓慢,难怪直到你师兄死你也没跟得上他,啧啧啧!”

    沈清棠脚下一停,猛地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司尧:“闭嘴!”

    司尧耸耸肩,眯起眼睛笑:“哎呀,凶我作甚,看来你师兄不愿意要你还是有些原因的嘛。你可比不上你师兄曾经身边的那些人呢。”

    不知不觉就默默的躺枪被黑了一把的裴南:“……”

    他怎么不知道他身边还有哪些人?

    还有你们两个人说话为什么要把我拉进话题!?

    以及司尧究竟是说了什么话才让沈清棠突然愿意与他走得这么义无反顾的?

    沈清棠面色皆是苍白,他握成拳头的手抖了抖,又是从牙缝狠狠挤出来了两个字:“闭,嘴!”

    大概是沈清棠的表情太过于凶神恶煞,气势太过于威猛逼人;又或者是司尧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求于人家,总之最后司尧摸了摸鼻子,摇头晃脑道:“走吧。”

    沈清棠的脚下还有脚铐,擦过草皮发出极为沉闷的撞击声,他跟在司尧与裴南的身后,在留下了脚印的地上每踩过一下就有些鲜血留在地上。

    裴南不经意的向后看了一眼沈清棠走过来的方向,远处的鲜血已经有些凝固了,变成褐色的团状,近处的却依旧很新鲜,红艳血腥,在草坪上显得格外注目。

    ……难怪沈清棠走这么慢。

    难道是因为受了伤?

    裴南之前倒是听说过其余各仙门纷纷前来怒斥沈清棠的事,也有长青门等一些门派更是要求白枫直接交出沈清棠,让他们清理门户。

    裴南笑了片刻,这算是什么门户?

    “脚铐不解了?”裴南看了一眼司尧。

    司尧停下脚步似笑非笑的瞅了一眼沈清棠,又看了看裴南,启唇轻声似调笑一般道:“不敢,解呀。”

    裴南便不再说什么了,不解开脚铐一会儿沈清棠更不好跑路,岂不方便。

    ***

    夜间中的行走,周遭一切安静,脚铐的响动声便显得十分沉重,听来听去都不让人觉得愉快。

    可惜脚铐的主人似乎一点都不关心这个问题,沈清棠自从刚刚出来以后就十分沉默,有时候司尧逗他两句,他也是一句话也都未曾说过,沉着脸迈着脚步向前走,活像是别人欠了他几百两金子。

    裴南心里琢磨着这白枫不会是正在跟楚嬛过夫妻生活吧,这么久都没过来。

    心里一边暗搓搓的想着,另一边就听到了远远的传来了人声和脚步声。

    ——看来是没有在过夫妻生活,裴南的内心负罪感很快就消失了。

    ——也说不定是夫妻生活已经过完了==

    裴南抽了抽嘴角,他发现自己现在悠闲的生活过舒坦了,好像原本那些乌七八糟的脑回路慢慢又回来了。

    “尔等何人!?”

    来人一声高喝,照明符登时朝裴南和司尧这边抛了过来,瞬时就将两人所在的地方照了个明亮无比。

    一同被照亮的还有沈清棠苍白的面容,他抬起一只仍旧挂着拷链的手到额前遮了遮刺眼的亮光,整个人似乎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步,脸上没什么表情,既没有惊讶也没有愤怒,非常寡淡的看了一眼司尧,更是连一点目光都没有分给裴南。

    几天不见这小子怎么突然变得高冷了。

    裴南无语了片刻,他本就与沈清棠无话可说,更是没有安什么好心。

    此时白枫已到,司尧想轻轻松松的带走沈清棠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大事当前,谁还管得上义气不义气,司尧对他从未仁义过,他自然也不必为了司尧那莫须有的黑影搭上自己的任务不管。

    眼见着来人越来越近了,司尧面色并不好看,转身看向裴南,脸上难得没了笑意,而是阴戾逼人:“你做的?”

    裴南淡漠的抬起眼看了一眼司尧,嘴角挑了挑,毫无情绪的道:“魔尊说笑了,我哪有此等本事。”

    很快已经能感受到来人的凌厉气息,白枫的灵力已成气势,向裴南与司尧压了过来。

    裴南愣了片刻,许久不见白枫,没想到他最近突破得如此惊人,连声势都与曾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时间不容多想,裴南转头看了一眼来人的方向,又轻巧的瞄了眼沈清棠,最后侧过脸对司尧温和道:“魔尊大人,形势不妙,我们当暂且留下沈清棠,先行撤退为好。”

    裴南自然不必害怕惹恼司尧,只要任务达成,他决计不会再这个世界继续呆下去,又何需担心这些有的没的。

    索性一次做绝,不留后患。

    司尧神色难看,盯着不远处的来人沉默半晌,终于一挥衣袖,语气莫测道:“你比我想得狠多了。何必修道,早该入魔才对。”

    裴南神情温和,手一挥轻易划破头顶上的结界,然后召出御剑,客气道:“魔尊过耀了,我们还是快些上路的好。”

    见此情景,从刚刚开始一直盯着两人动作的沈清棠眼中突然划过一抹沉思,像是有光亮起,在看到裴南的动作似乎已经准备离开,沈清棠神色一沉,突然转身对司尧开口说道:“百分之百。”

    司尧本已经准备暂且留下沈清棠,先行脱身,却猛地被沈清棠这句话打了个猝不及防,动作慢了下来,最后停住。

    他似乎已经忘了近在咫尺的白枫等人,而是像有些不可置信的转身去问:“你说什么?”

    沈清棠面色苍白,整个人像是刚从地狱中爬出来一般的阴冷,他身上的黑色衣袍上看不出有无血迹,但身后走过的草地中却蜿蜒而过一串串带血脚印。

    但是他整个人却在此时出乎意料的精神,一双黑沉的眸牢牢的盯着司尧,一字一顿道:“我说,只要你带我出去,我可以还一个完整的厉灼给你。”

    司尧的脸上已经没有任何平日里的调笑了,而是有些颤抖:“你是说……”

    沈清棠却没有给他任何犹豫的时间,他甚至残忍的笑了一下:“如果我死在这里,那所有生魂将伴我一同永世不得超生。”

    ***

    魔修之所以为魔修,是因为他们敢于舍弃许多道修所不愿意舍弃的东西才,或者说,他们愿意用许多东西去交换来使自己更快的攀登仙途。

    裴南怎么也未曾想到,在时间已经如此紧迫情况下,司尧竟然还会听信沈清棠的胡言乱语。

    在白枫和几位长老一同前来准备加强封印将他们一同困死在其中之时,司尧竟然以鲜血为祭,催动了远在魔域中“圣教”大殿内的召回咒,一瞬间将三人传了回去。

    “圣教”为司尧一手打造,司尧自然熟悉其中的每一个部位。

    在正殿的九格正位之下,埋有“圣教”的护教大阵,若有关系生死的异常活动,需由魔尊与几位护法一同开启大阵,护佑教中安全。

    裴南之前只是听说过,却从未见过。

    今日终于有幸得见,只觉得可怕。

    司尧现在使用的召回术便是这大阵中的一个小阵,但在如此遥远之地仍能驱动阵法,这便说明了司尧与此阵关系匪浅。

    裴南曾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一名魔修万里之外仍能驱动家中灵阵,书中解释是此修士为保家人平安,以心头之血奉养灵阵,生死与灵阵共存。

    这其实是一种互惠互利的方法,司尧若是以血奉养大阵,而魔修通常又是在此阵中进行修炼,此阵每日所得灵力灌溉于司尧体内,修为便也能增长迅速。

    但这种方法说到底也不登大雅之堂,甚至算得上阴邪。

    鲜血为媒,随着灵阵的灵力越来越深,所需鲜血也越来越多,终有一天负荷不起,爆裂而亡,而灵阵也将随之垮塌。

    尤其是远途催动此阵,所需要的灵力和鲜血则更多。

    裴南实在无法理解司尧此举,三人传回大殿的时候司尧的脸色已经比沈清棠还要难看,坐在地上,似乎想站起来,但是试了半天都没有成功。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